中国创意同盟: 首页 > 设计视角
李银河:虐恋 亚文化以及非理性因素
信息来源:搜狐文化 文章作者:李银河 发布时间:2016-08-14
 


  虐恋完成了性思潮的两个重要的分离

  虐恋这个词英文是sadomasochism,有时又简称SM,这个概念最早是由埃兵(Richard von Krafft-Ebing,德国精神病学教授。编者注)创造的,是他首次把施虐倾向叫Sadism,和受虐倾向masochism这两个概念引进学术界,使之成为被广泛接受和使用的概念。受虐这个词,是他用奥地利作家玛索可的名字演化而成的,但是施虐倾向这个词不是他首创的,而是最早是在1836年出现在法国的字典中间的,到19世纪80年代才传到德国。我采用“虐待”译法是我国老一辈的社会学家潘光旦先生提出来的。

  这个词的译法不仅简洁,而且表达出一层特殊的含义,这种倾向和人类的恋爱行为有关,而不仅仅是施虐和受虐活动。虐恋似乎是一个离中国相当遥远的世界,至少在表面上看是这样的。中国文化虽然有其特殊性,但是中国人和世界上其他人的共同点多于不同点,这是基于我在中国和国外其他地方多年生活的经验之谈,在我多年的调查研究生涯中,也切实遇到过虐恋的个案,在关于女性的性与爱的调查当中,就有虐恋个案,在关于男同性恋的调查当中也有虐待个案,还有从杂志社转来的向他们求助的虐恋个案。

  虽然这个数量是微不足道的,但是至少证明虐恋绝不是其他文化中特有的现象。虐恋现象不仅是神秘有趣的社会现象,而且在当今世界有着越来越重要的意义,可以预言,它在人类社会中所占的分量还会继续加重。不仅是因为有更多的人参与虐恋活动,如福柯所说的,这种现象是一种比过去更为普遍的实现,这是他的原话。虐恋作为一种特殊的人类性倾向,对于理解人类的性本质,性活动,对于理解和建立亲密而强烈的人际关系,对于理解社会结构中的权利关系,对于理解一般人性以及人的肉体和精神状况,都是很有启发性的。

  在我看来,性思潮当中最具革命意义的有两个分离,第一个分离就是把性快感和生殖分离开来。这一点已经成为当今世界大多数人的实践,就连最看重生育的中国人,也参加进这个实践当中了。

  第二个最具革命意义的分离是把性快感跟生殖器官分离开来。在当今世界中有一种最先进的性思潮,是让性活动走出生殖器官的范围,把他扩展到身体的其他部分,社会批判学派在论述这种思潮的意义,女权主义也在讨论这种思潮对于女性的特殊的价值,而虐恋的意义之一就在于它使快感和生殖器官分离,在虐恋活动中有时甚至可以完全脱离生殖器官。福柯以虐恋活动为证据,提出了快感的非性化,这个观念,这就使虐恋不在仅仅是少数人追求快感的活动,而具有了开发人的身心领域,创造新的快感形式的意义。

  此外,虐恋还有一个重大的哲学意义,就是对人性当中非理性方面的揭示。自文艺复兴以来,理性一直是被最为看重的一种价值,它似乎代表了启蒙和进步,与中世纪的蒙昧相对立,们不仅认为理性是优于非理性,而且认为应当用理性来解释一切,而实际上有许多事是不能用理性来解决的,比如说艺术和人对美的感觉,就是很难用理性来解释的,虐恋就有一点像艺术,它是生活的艺术,是性的艺术,福柯关于虐恋的最常被人引用的一段名言就是,为这一实践赋予的概念,不像爱的概念那么久远,他是一种广泛的文化现象,精确的说,出现于18世纪末年,他造成了西方想象力的一次最伟大的转变,向心灵的谵妄状态的非理性转变,他指一种幻觉,一种意识不清的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虐恋活动还具有的娱乐价值。他是一种成年人的游戏,是一种平常人的戏剧活动,他可以把寻常的生活变为戏剧,他为暗淡的生活增加色彩,为乏味的生活增加趣味,使平淡变为强烈,使疏远变为亲密,他又是一种优雅的休闲,这也是越来越多有闲有钱的人们参与其中的原因,说到有钱有闲,大多数的中国人会略感不快,因为他们大多数无钱无闲,我相信这也是虐恋活动在西方发达国家极为活跃,而在中国而较为少见的原因之一。

  但是,我对大多数中国人会变得越来越有钱有闲是持乐观态度的,因此不必超前消费之前,把虐恋世界的秘密乐趣揭示一二,就算让有钱有闲和即将有钱有闲的中国人看点西洋景了,我对虐恋的定义是这样的,它是一种将快感与痛感联系在一起的性活动,或者说是一种通过痛感获得快感的性活动,必须加以说明的是,所谓痛感有两个内涵,一个是肉体的痛感,比如说由鞭打导致的痛感。第二个是精神的痛苦,如统治和服从关系中的羞辱所导致的痛苦的感觉。如果对他人施加痛苦可以导致自身的性唤起,他就属于是虐倾向范畴,如果接受痛苦可以导致自身的性唤起,那就属于受虐倾向范畴。

  虐恋活动:快感非性化

  虐恋关系当中,最主要的内容是统治与屈从的关系,和导致心理和肉体痛苦的行为。虐恋活动中最常见的两种形式,一个是鞭打,一个是捆绑,因此有人又把虐恋活动概括为 discipline,包括惩罚鞭打,bondage就是捆绑,或者就是简写为BDSM,这个就是这样子。

  所以高度概括的说,虐恋倾向就是快感与痛感的结合。那么关于虐恋的规模到底是多大?关于虐恋的大规模的社会调查不多,其中以虐恋为内容的专项调查更少,目前我们可以找到的最早的统计资料是金溪调查中的数字,金溪报告表明,有约五分之一的男性,和八分之一的女性,对虐恋类的故事有过性唤起的反映,关于虐恋活动和有虐恋倾向的人,比较保守的估计是在人口中不超过10%。另一种估计是根据一些经验调查看出来的,就是至少有30%的人用虐恋游戏增强性活动的效果。如果这个统计数字要是属实的话,有的就是以虐恋为变态的说法就不能成立了,30%绝对应该算是常态而不是变态了。

  在虐恋亚文化当中,虐恋者之间的关系是各种各样的,从关系的时间长短来看,既有短期的临时伴侣,也有长期伴侣,有的是夫妇的关系;从生活方式的角度看,对有些人来说,虐恋的角色是全天后的,或者是专职的生活方式,他们叫724,就是一礼拜7天,一天24小时。对另外一些人来说,虐恋只是临时工作式的,或者是兼职式的;从虐恋的角色扮演来看,有的像父与子的关系,有的是主人和奴隶,有的是教师和学生,有的是监狱长和囚徒,有的是军官和士兵,大夫和病人之类的,都有各种角色扮演;关于角色互换的问题,既有施虐受虐角色,始终固定不变的关系,也有施虐受虐角色互换的关系。有四大类,第一类就是男性施虐,女性受虐,第二类是女性施虐,男性受虐,第三类是男男关系,第四类是女女关系,尽管虐恋关系之间差异是如果之大,但是他们还是有一些共同特征的,我把他的共同特征概括为以下十三种特征:

  虐恋的第一个最重要的共同特征就是参与者是自愿的。这就是真正的暴力即施暴者,受害者,和虐恋关系的根本区别之所在。虐恋就像色情领域的阴和阳,相互的关注和尊重是最重要的,在相互自愿和尊重这些原则当中,最重要的原则是自愿。就像有一位学者是这样讲,说自愿是虐恋的核心概念,如果一个人是不自愿的,那么地牢的门对他是关闭的,他们当中有多人是玩的时候会修地牢,我认识一个美国加州大学的一个教授,他专门做虐恋研究,他自己也喜欢虐恋,他们家是一个美国的大名门望族,他就把他自己家的地下室改成的刑讯室,就是牢房,玩比较疯的。在现代的虐恋亚文化当中,自愿是首要的原则。

  虐恋活动的第二个共同特征,在活动之前,双方往往会事先就角色分配,活动内容,情节场景等等细节做好约定。虐恋活动中的一个及其重要的原则是,当事人在举行之前就整个活动做非常坦诚和详尽的讨论,一旦决定建立关系,双方大都会对即将发生的行为细节做详细的约定,就是施虐和受虐双方,肉体的痛苦或者心里的羞辱,大多是遵循一个事先仔细安排好的脚本,对预期的情节的任何的改动都有可能降低性快感的程度和活动的满意度,双方必须要约定的内容,包括什么样的剧情和角色,可以使双方得到性唤起,要不要第三人或者更多的人参加,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双方能忍受的限度是什么,可不可以用安全词叫做Safeword这个安全词是因为你在行为过程中,当一个人说不行了你停下来,我受不了之类的,这个时候对方不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假,而且说不的一方可能是在约束之中,就是被绑着,不可能主动的躲开,他已经不能再深受了,那么为这种情况就要事先约好安全词,就是比如说完全不相干的一个词,比如说不是这个场景中的台词,因为当你说哎呀我受不了了,这可能其是台词,比如说苹果,桃子,或者是什么红色或者什么的,这就安全词,这个词一出口施虐方就必须马上停下来。

  虐恋活动的第三个共同特征,是在大多数情况下,总是由受虐的一方,而不是施虐的一方来安排和控制的内容和程度。受虐者清楚知道,能唤起自己性欲的疼痛的程度,因此他们在性活动之前,大多和伴侣协商妥当,使自己所能承受的疼痛程度不至于被超过。在金溪收集的档案当中,有一部虐恋活动的纪录片,大家知道在印第安大学有一个金溪研究所,保留了大量调查的资料,其中也包括纪录片,这个纪录片当中,有这样一个情节,有一位施虐者把燃烧的蜡烛油滴在被捆起来的伴侣的阴茎上面,但是在做这件事的时候,他极其仔细的观察受虐者的表情,当看到对方快忍受不了的时候,就会把蜡烛移开,直到蜡油冷却。

  有一位观察者就这样说,他说他看了这个纪录片,他说我突然意识到实际上是受虐者在控制着施虐者的手,有人甚至认为,虐恋行为可以被视为受虐者的自慰活动,在戏剧舞台上的演出,施虐者所出演的角色是为了帮助受虐者实现他的幻想,受虐者对整个表演的控制权和导演权,必须受到施虐者的尊重,如果施虐者超出了约定的角色,比如说施虐者把受虐的人鞭打的太厉害,超过了受虐者的忍受限度,如果这个施虐者对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过分投入,或者是过于自行其是的时候,整个游戏就失败了。当然在一次成功的虐恋活动当中,虽然是受虐者在控制整个事件的过程,但是施虐者必须有很好的直觉,知道什么情况下应当继续,无论受虐者在怎样哭喊抗议,什么情况下应当停止。

  虐恋群体的第四个特征就是受虐者多余施虐者。有一位研究人员,对三千名男性的性幻想做了一个调查,在这些男性的性幻想当中,统治女性的欲望似乎是个例外,而不是规律。在他的调查对象当中,男性受虐与施虐的性幻想的比例是4:1,就是受虐是4,施虐是1。受虐多于施虐。他的调查结果,对卖淫业的调查是相符的。就是他们的顾客当中,花钱做受虐的人数要超过,远远超过花钱做施虐的角色的人,他们喜欢在性幻想当中喜欢受虐的角色,把疼痛视为快乐的象征性的代价,对于渴望那些在他们看来是肮脏的行为有负罪感,所以他们必须是要受虐,要受惩罚的。

  那么对这个现象有一种解释,就是说在虐恋活动当中,施虐的一方是比较费力的,就是他必须掌握所发生的一切,要掌控,要发明各种情节和动作,要注意掌握限度,不能使对方受到真正的伤害,而受虐一方只是听命而行,比较轻松。因此据圈内人说,受虐者的比例总是大大超过施虐者的原因,在于人性的懒惰,就是去做事不如听命去做事。

  虐恋关系当中的第五个特征是施虐倾向和受虐倾向往往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也就是说虐恋的主动形式和被动形式常常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这是佛洛依德最先提出来的看法,他是这样说的,他说一个在性关系当中,能够从对他们施加痛苦当中感到快乐的人,也能够享受从性关系中接受痛苦的快乐,一个有施虐倾向的人,通常同时又是一个有受虐倾向的人,虽然这一变态的主动或被动方面,在他身上发展的更为强烈,在他的活动中表现为主要倾向,就是说他可以换角色,但是往往人会比较的倾向于,更倾向于施虐,或者是他更倾向于受虐,他会有一个轻重不同。佛洛依德认为施虐者大多都有过受虐的经历,恰恰因为施虐者自身曾经有过将快感和痛感联系在一起的体验,他才能够通过施加痛苦,疼痛获得快乐,如果一个施虐者从来没有亲身体验过,把痛感跟快感联系在一起的受虐经验,他很难从他人的痛苦当中发现快乐。

  虐恋活动的第六个共同特征,是幻想的极端重要性。幻想在他们的活动中占特别重要的地位,在虐恋活动当中,幻想占有重要地位的一些实例可以举,比如说一位因为杀鸡的景象而性唤起的人,渐渐变成一见到鸡腿就会唤起,一位因为学校鞭打学生而性唤起的人,会变成一看到绷紧的裤子就性唤起,一位因为献技的幻想,就是作为妓女来奉献献技而性唤起的人,变成只要是看到被捆绑起来的人,他就会唤起,还有人听到铁链的响声,或者听到鞭打这个词就会性唤起,这是否说明幻想是不重要的呢?瑞特的看法完全相反,他认为这种景象恰恰成为幻想的释放的闸门,一旦开起这道闸门,所有的幻想就喷涌而出,有些有受虐倾向的人,仅仅因为受责骂,受羞辱就可以得到性兴奋,这个瑞特他是一个心理学家,他举了这么一个案例,这个在早年是那些去求治的,也算是一个病例,这个来看病的人,他说他只要听到父亲常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小心点,不许再犯,然后他马上就性兴奋,然后他跪在地上,一遍又一遍的听这句话,然后直到最后他带着恐惧的表情说,我可以站起来了吗,这样说,所以幻想在这里面起到非常重大的作用。

  虐恋活动的第七个共同特征是游戏性质。表演性质,仪式性质和象征性。虐恋活动的主旨是把现实转换为戏剧,以及身份和角色的转换,从奴隶转换为主人,成人转换为婴儿,他们虐恋里都有一只扮婴儿,把一个岁数很大的胖婴儿,带上儿童的尿不湿,就这样得到性快感,痛感转换为快感,男性转换为女性,然后再换过来,这也是他同真正的残忍的暴力的区别所在。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类活动都只包含轻微的,或者是游戏性的伤害,很少导致真正的肉体疼痛和暴力,在虐恋社群当中,人们是把伤害和戕害作出了区分的,这个伤害英文就是hurting,戕害是harming。那么这个伤害他只造成心理或者是生理的痛楚,后者就是那个戕害才是造成真正需要医药救治的受体伤害。在虐恋活动当中,真正造成性伙伴受伤的,到需要救治程度的情况是极为罕见的。

  虐待的第八个特征,是挑逗性。这个虐恋活动有一种把折磨、痛苦、羞辱表演出来。有一个法国人,他曾经讲过,他也是有受虐倾向的,他就是小的时候,他8岁的时候有一个他的家庭教师,鞭打他有一次突然有了性的感觉,所以他以后就老盼着那个女教师来鞭打他。他也这样讲过,他说尽管他感到羞耻之极,他还是有一种向路过的女人露出赤裸的臀部的冲动,表现出受虐待的性质,又可称为挑逗性。

  这种暴露或者希望被人看到的冲动,实际上是对性惩罚的期待,就是他希望受到惩罚,有些暴动冲动,在想象当中是可以完成的,可以在想象中就完成,达到性满足。有一位幻想被放在屠宰的案上肢解的女孩,仅仅想象别人都不理睬他,就可以性唤起。那么受虐者的挑逗性表现,就像一个淘气孩子对他妈妈说,如果我继续这样做,你会怎么对待我。这是受虐者的捣乱和淘气,就是为了激怒施虐者的一种方式,很多受虐者总是在被残忍的对待之后,才屈从于某种行为,好像如果不受责备和羞辱,他们就不能做这件事儿。

  虐待的第九个特征,就是等待和悬念。在这个马索克写,Venus in furs就是“穿貂皮衣的维纳斯”, 是常见的。在马索克的小说当中,有大量被吊起来被钉上十字架,以及其他肉体的悬吊现象,严格的说,受虐现象就是一种等待的状态。有一位有受虐倾向的人,在等待这个概念上最纯粹的,一位有受虐倾向的人,在等待这个概念上是,在等待最纯粹意义上来体验它。法国的一个非常著名的作家,叫德鲁斯他这么说,他说悬念、等待、恋物和幻想,聚集在一起形成了受虐倾向独特的星座。有很多受虐者,并不是真正的喜欢肉体疼痛,他受虐的快乐,来自强烈的预期,他们的快感的来源不是疼痛而是羞辱,对羞辱的预期则是他的佐料,这就是瑞克所说的,受虐倾向中的悬疑因素。在一个让妓女鞭打他的男性的个案当中,对鞭打的期待比鞭打本身具有更重要的作用,真正使他得到享受的,是对惩罚和羞辱的恐惧感,这个焦虑本身成为快感的要素。受虐的快感,更多的是依赖于对痛苦的期待而不是痛苦本身。

  虐恋活动的第十个特征,就是对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大量的需求。性交形式无论怎样变化,也只是一种动作而已,而虐恋活动确是戏剧,一个动作不能构成虐恋,他需要一系列的事件,而这些事件并不一定跟性有关。这样虐恋就比其他一切性行为,包含了更多的想象力和戏剧性、更多的可能性。调查表明,大多数虐恋者都是极富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他们在寻求性的感觉和个人实现当中,往往更强调精神而不是肉体,有一位专营虐恋服务的妓女是这样说的。她有一位顾客,是一位迷恋各种制服的人,什么警察制服、支队制服、护士服。这个人每隔一周的周五来她家,每次都换一套他自制的新服装,皮革的、橡胶的、防火材料的、垃圾袋、电灯泡、花、水果、金属、轮胎、无奇不有。有些虐恋者欲望的语言就是在给文字上的女人写信,写自己的幻想和脚本。有些虐恋杂志,在男性独立的照片底下,专门留了一个空白,旁边像学校、作业指导似的有写着,我要求你在每张照片下,填上你想象的西娜夫人对他的奴隶所说的话。这种活动有些几乎可以同文学创作媲美。

  虐待活动的十一个特征,就是它的幽默感。当然,当一对虐恋夫妇玩虐待游戏的时候,是很郑重的,他们穿着黑色的皮衣,履行各种仪式、气氛严肃、有时甚至很恐怖,在那个时候他们恐怕是不会笑的。但是在这整个事件当中,蕴含着巨大的幽默感。英国人挺喜欢虐恋的,一年至少有一两次虐恋者会举办,夏季烧烤晚会。在晚会上,人们会搞赛马活动,有受虐倾向的男人或者女人,会拉一个小马车,然后他们的主人坐在车上拿个鞭子,让他们快跑就这样赛马比赛。

  有一位虐待者是这样说的,如果你喜欢这个,那么它很性感。他说他个人不觉得赛马特别性感,但这些人觉得性感,从中得到很多的快乐。他说有一场比赛是三辆马车,一辆是男的拉扯男的屈从女的统治,有一辆是男的通知女的屈从,然后第三辆是一对女同性恋,然后跑的最慢的那一对,因为输了比赛要受鞭笞。那么跑第二名的,因为弯没有拐好,受鞭笞。跑第一名的呢因为赢了比赛受鞭笞。所以你确实需要有一点幽默感,其中确实有一种英式幽默,但是当你真正进入角色以后,他不会笑你们是在私人场合做这些事儿。

  虐恋关系的第十二个特征呢,是当事人双方的关系往往是极端亲密、了解和信赖的。在虐恋关系中,存在着一种亲密的交流。如果不交流,不把内心深藏的欲望告诉对方,就不可能建立起虐恋关系,因此认真的虐恋活动是对那些互相了解非常之深的人们之间进行的。他们甚至结婚了。有的就是一对一的长期的伴侣,这个虐待关系双方都相信性伴侣不会做任何,真正严重伤害自己或者造成永久性创伤的事儿。

  有一个反面例子,咱们国内出过那么一个案子,有一个人是搞虐恋的,玩儿窒息什么的,然后这个人就招了6个人,然后把他们一一的都吊死了,都杀害了然后抢了他们。这个人他根本就是一个罪犯,不是真正的虐恋伴侣,虐恋伴侣是要信任的,这种信任使人摆脱了日常生活的现实世界,在这里头,蕴含着虐恋最核心、最富正面意义的内含,两个人之间的真正的亲密关系,或者说是一种共谋关系,这种关系在现实社会中,并不是很容易建立的。

  虐恋活动最后一个共同特征呢,是带有恋物性质。此类活动有时甚至可以完全取代生殖器类的性活动。在伦敦有一家著名的虐恋俱乐部,这个俱乐部根本就没有性交活动,他们有一个叫拳交的一种活动,这种活动一次要持续几个小时的。

  拳交就是用人的拳头,放进肛门就这样一种活动,那么双方都不一定能够一直保持勃起状态,接受方可以在不勃起状态得到快感,因此有人还把这种拳交称为肛门瑜珈。这个实践因成为福柯理论的一个有利的证据,即福柯理论所反对的两种观念是,身体快感只能来自性快感,性快感是所有快感之源。福柯的朋友有一次对他说,在一些虐待活动中,有时甚至可以就完全不发生勃起,然后他们为这个现象的和它的象征性意义感觉兴奋和欣喜。福柯从这个虐恋活动中就得出了他关于快感的非性化这样一个重要的观点。

  一个在性方面完全没有禁忌的社会,是不可想象的

  这一实践坚持认为,我们可以从非常奇怪的事物中、从我们身体奇特的部位、在非常不寻常的情形中制造快感,这是福柯的话。福柯这个关于快感的非性化的观点,引起了很多的误解,他在说非性化的时候,所使用的这个性,实际上在法文里头就是指的性器官。他说虐恋是快感的非性化,不是指虐恋使快感同所有的性活动相脱离,而是说虐恋使得性快感和生殖器官相脱离。虐恋活动中的捆绑、剃去毛发、乳头、折磨、阴茎和睾丸折磨、穿刺、羞辱、鞭打和拳交,在制造强烈快感的时候,程度不同的超越了生殖器官本身,他包括身体非生殖器部位的性感化。因此虐恋表现为身体的性感机制的新格局,性敏感带的重新布局,打破了生殖器官对性感的传统的独裁。它甚至是对男性生殖器的重新性感化,使它成为一个脆弱的部分,而不是一个崇拜的对象。在所有这些方面,虐恋表现为现代的性主体,面对作为客体的身体,这二者的相逢,导致了主体性快感和身体之间,关系的改变。虐恋就成为这种潜在的自我转变的成功实践。这是我概括的一些,虐恋的特征除此之外,虐恋活动还有一些值得注意的社会学特征。

  首先虐恋活动当中,特别引人注目也争议非常大的就是它,性别特征。大多数调查表明,参与虐恋活动的男性多于女性,有受虐倾向的男性,也多于女性。这个从英国维多利亚时代色情小说分析,鞭笞者为女性的大大多于男性,而受鞭笞的大多是男性。

  虐恋的第二个社会学特征,就是它的阶层特征。就是这个调查表明了,虐恋的倾向越是在社会上层就越常见。从小遭受家庭暴力的下层阶级的子弟当中,有虐待倾向的比较少。虐待倾向在幸福的中产阶级中层中长大的人们。

  虐恋的第三个社会学特征,就是它的民族特征。有人提出来虐恋是非常英国味的东西。虐恋实际上它和在日常生活中,对于端庄的强调有关。比如维多利亚的时期社会风气的极度看重端庄,所以对阴部或者羞处的暴露,带来的这种羞耻感极其强烈。所以与其说虐恋属于某一各民族,不如说它可能与某个民族,强调端庄程度有关。比如说日本也是一个特别强调社交礼仪和端庄的民族,那么虐恋亚文化在日本,也是日本的盛行。

  虐恋活动的第四个社会学特征,就是它的商业价值。市场的商业行为把这个虐恋行为带入性活动方式的主流之中,因为市场要求不断的创新。在1980年代以后,各种性西方的性革命以后,各种性活动方式都被开发过了,都不在新鲜,市场需要新的未开发的处女地,就是虐恋了。虐恋活动和商业活动联系是最多。就是说因为虐恋带有恋物性质,他需要各种道具,一般的性行为当中,人的手、口、生殖器就是工具了,而在虐恋当中,这些工具远远不够,需要鞭子、手套、锁链、绳索、各种专门服装什么什么的,这些设备对于虐恋活动来说,不是可有可无的,而是必不可少的。

  最后我有一个结语,福柯曾经表达过这样一个思想,就是一个在性方面完全没有禁忌的社会,是不可想象的。但是他希望,至少要保证人们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权利,以及改变规范的自由权利。我对中国这个文化,在性方面总的看法是不乐观的,福柯曾经批判批评我们中国人,对手淫的看法,停留在18世纪欧洲的水平上,不仅如此在我看来,我们对同性恋的看法和做法,还停留在西方20世纪60年代以前的水平上。同性恋解放运动之前,而对于色情材料卖淫的看法和做法,也远远没有达到现代社会的水平。我们有淫秽法什么的,这其实都是在西方都是一两百年前以前的事了,西方的性事件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还是一个比较遥远的事情。那么这其中,文化的因素当然是最重要的,但是我在此斗胆提出一个假设,就是假设中国文化的包袱,对于我们不再是那么沉重,假设中国人除了吃饱穿暖传宗接代之外,也有了一点对性快乐的要求,假设中国人也愿意有选择幸福方式的自由;假设中国人也喜欢使自己的生活,变得更有趣,更快乐一些。

李银河:虐恋 亚文化以及非理性因素

转载请不要修改任何文字图片链接信息 注明出处中国创意同盟
收藏此文】【关闭本页】【打印此文
点击排行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视觉传达系2010本科毕
28个强大给力让你信服的公众意识平面广
2010年欧洲设计奖―标志类获奖作品
用Photoshop把照片变成电影效果-简单易
十大顶尖男性杂志,你看过几本?!
上海2010世博会各国参展标志设计
中国美术学院工业设计2009届毕业设计展
创意中国·第六届全国设计艺术大奖赛
创意中国·第四届全国青年设计艺术双年
创意中国·第四届全国青年设计艺术双年
创意图片
5G网络官方LOGO设计正
海报版式设计集锦
toan nguyen模块家具
创意仿生飞鱼椅设计
Daisy Balloon:令人
独特超酷的吊扇设计
展赛专题
更多

版权所有 2010-2015 中国创意同盟丨中国设计师协会丨ideatom.com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10-2015 www.ideato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0005508号